因果採靈遊記第八回 造訪觀音古佛淨土

images.jpg

濟公活佛登台

詩云:一片丹心照汗青浩然正氣照群英聖道共扶正當時日後圓功助三曹

聖示:哈!哈!哈!老衲久未見諸賢生了,今日再次登鸞揮筆,心中雀躍不已。蕭生一起出遊去吧!  

    (此時濟佛口唸真言,蕭生元靈應聲而起。)

蕭生曰:「徒兒叩拜恩師十叩首。」

濟佛曰:「今兒個,怎麼來個十叩首,可是別有用意?」

蕭生曰:「恩師您老人家想太多了,久未見濟公恩師,可是太想您老人家,有空也不到徒兒家宅坐坐,家中可備有清樽招待您咧!」

濟佛曰:「原來如此!先前上天屢降災劫,以醒台疆百姓,風災、雨災……頻生,賢生可有任何看法呢?」

蕭生曰:「許久未見,一見面就出個考題,上天本慈憐,惟人心敗壞,倫常不彰,戾氣橫生,無惡不作,使得觸怒龍顏,降下災劫,以喚醒世人,當悟人生無常,早入聖門,認理歸真,以臻善境。可惜世人沈迷人生假景久矣,認假為真,迷失如來本性,不知上天用意啊!」

濟佛曰:「善哉!二週未見,悟性更上層樓了,不愧為上天挑選,代天宣化,著書立說,協辦三曹普渡聖務之棟樑!」

蕭生曰:「再講下去,弟子可臉紅了,還不是恩師不棄,調教有方。」

濟佛曰:「快上蓮台吧!今天可要去『南海普陀山 』覲見南海古佛。」

蕭生曰:「弟子已坐穩蓮台,恩師可以啟程了!」

    (此時師徒兩人,乘蓮台往西天飛去。)    

蕭生曰:「恩師!南海古佛淨土,可是在西方淨土嗎?」

濟佛曰:「待會兒你不就知道了嗎?有任何道學問題,可請古佛聖示一番。」

    (此時蓮台已在南海普陀山 觀音淨土停歇。)

蕭生曰:「恩師!此世外桃源吔!流水潺潺,神鳥啁啾,草木扶疏,五彩雲朵飄浮在虛空中,只見觀音古佛坐在石岩山,善財、龍女服侍兩旁,後方似乎有著一些『孟宗竹』,隨風搖曳著……。」

    (此時善財、龍女前來歡迎著濟佛與蕭生師徒兩人。)

濟佛曰:「蕭生快下蓮台吧!上前參駕仙佛才是。」

蕭生曰:「嗯!嗯!徒兒還流漣在這美景當中,許久不能回神,此景可羨煞了多少人啊!在此撲鼻而來花香,連空氣都是那麼芬芳。弟子叩拜觀音古佛、龍女、善財聖安!」

觀音曰:「歡迎濟佛及代天宣化傳真使前來吾佛淨土,有失遠迎,請見諒!命仙童獻上『仙茗茶』。」

仙童曰:「遵命!」

濟佛曰:「南海古佛,化身千百億,倒駕慈航,聞聲救苦,可謂辛苦,公務百忙中,還來叨擾,還請見諒!」

蕭生曰:「兩位恩師再這樣客氣下去,就沒完沒了了,二位恩師貴為三期末劫,道場導師,協辦三曹普渡聖務,可是辛苦,愚生有幸進入觀音古佛淨土,可是大開眼界。」

觀音曰:「賢徒客氣了,先品嚐一下,吾南海普陀山 ,天地靈氣,日月結晶所化『仙茗茶』吧!此可是慰藉你這些日子的辛勞。」

濟佛曰:「蕭生你就別客氣了,此『仙茗茶』有助你靈力提昇,你這些日子協辦地界神衹超拔聖務,又繁忙俗務加身,靜功可荒廢了,此乃菩薩美意,你就喝了吧!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哇!沒有事可逃得過恩師法眼,洞觀凡塵一切吔!最近還真的太忙了,又怕耽誤神聖受超拔聖務之事,靜坐還真的……。那弟子先叩謝菩薩了。」

    (只見蕭生拿起淨杯,趕不及一口暢飲似地。)

濟佛曰:「看看你樣子,還虧是上天圈選的代天宣化傳真使。」

蕭生曰:「恩師啊!您就別笑我了,此茶不是集結天地靈氣所成?怎能辜負菩薩美意呢?徒弟可見與菩薩因緣匪淺喔!」

濟佛曰:「說得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,說來聽聽!」

蕭生曰:「徒兒一入紅塵,蒙觀音菩薩不棄吾資質駑劣,首肯作收為『契子』,一路成長路途跌跌撞撞,蒙恩師扶持提攜,惠賜助化,方有今日渺小成就,可謂菩薩洪恩。」

觀音曰:「賢生與吾宿世緣深,方有此佳緣,你代天宣化,宏揚聖教路上,當盡心盡力即可,恩師與有榮焉。」

濟佛曰:「『菩薩畏因,眾生怕果』,蕭生累世道根匪淺,不只與諸天仙佛有緣,又發下宏願,協辦三曹普渡,文字濟世,導迷入悟,方有此良緣促成。」

蕭生曰:「也就是說,前世發下『協辦三曹普渡』聖務,今生投胎, 以了宿世之願是嗎?」

觀音曰:「正是!」

蕭生曰:「『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』,人與人之間因『緣』而聚,緣滅而散,要能有百年修行之功,方有同坐一船機 緣;要有千年修行之功,方有結成連理之緣,牽手共生旅程。那咱們道場共聚一堂,聞法修行,那可得好久好久的修行了,那還不在聖凡雙修之際,互攜並進,一了宿緣,否則連如此萍水相逢的共乘一船的緣分,都是百年修行,那同修間還爭什麼呢?」

濟佛曰:「蕭生一番話,聽起來似乎聞得到一點感傷…。」

蕭生曰:「恩師啊!只不過有點傷懷、有點落寞。」

觀音曰:「蕭生心事,吾佛心了,可是為了○○堂之事心傷是吧!」

蕭生曰:「真是知我者『菩薩』也,感傷著一路栽培我的○○堂眾恩師們,前幾天於家宅接訊,始得知○○堂主席、副主席暨眾仙佛,棄守廟堂,向上天請罪,督導不周,有違上天『濟世』宗旨,人為造作,假仙佛之名,行一己私慾,已偏離大道宗旨,實在可惜。徒弟可在那兒成家、立業、五子登科,如今盛景不再,令人不勝唏噓!」

觀音曰:「賢生之心上天可表,細數人間道場,草創初期,初發心 之際,道氣沖天,諸天護持,惟經歲月洗禮,私慾盈心, 道考不斷:或『財考』、『家庭考』、『事業考』、『情色考』……不一而定,但多數受考者,屢考屢敗,故當今魔佛相生,人間道場『受魔』所控者,不在少數,令諸天聖真興嘆!」濟佛曰:「三期末劫,邪魔相繼而生,所謂無考不成道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身在紅塵假景中,常認假為真,而自不知,○○  堂草創初期,大發慈悲,濟人危急,憫人孤苦之情懷,已不復見,相繼而來是『權』、『利』,故引邪魔入廟,心魔侵擾,人事不和,遠景不再,故上天收回濟世成命無誤!」

蕭生曰:「這也是弟子感到難過的地方,以前所生長的地方,神仙降世濟世,動輒拿弓拿槍。雖令人心生畏懼,但是所求問題解決了,心性未能提升,靈性汙濁,難免惡業再犯,終非究竟啊!好不容易找到鸞門聖教,九年來受諸天仙佛眷顧扶持,雖心有不捨離開○○堂聖門,但也不樂見扶鸞立書、濟世拔苦之儒宗鸞門聖教,因人為造作,人心私慾所縛,而消失於人間啊!」

濟佛曰:「蕭生關於此事,你就別擔心,此事天意如此,上天另有安排,今天難得佳緣參駕觀音古佛,有事就直接請教古佛無妨。」

蕭生曰:「那還望菩薩慈悲開示道學才是!今吾聖堂先天大道林口玄黃堂,奉旨開辦三曹普渡,那何謂『三曹普渡』?」

觀音曰:『三曹普渡』乃指『天曹』『人曹』『地曹』也。

『天曹』乃指『氣天』諸神聖,仍在色界之中,也就是還有某些『氣質』還要昇華轉化,己身內功涵養尚不足,故入氣界,或於人間道場,再行外功,『內功外聖』圓滿靈光者,方能入理天無色界,在人間『借人助道』『濟世累積功果』,故說『天曹人辦』。

『人曹』者,因色身難得,佛法難聞,若今生藉假修真,明師指玄,了脫生死關卡,擺脫束縛,靈性永存,出入自由,如來本性彰顯,藉明師一指『先得後修』,以明生死源頭,勿貪戀人生假景,掃三毒非四相,則回理天聖域有望,故曰『人曹普渡』。

『地曹』者,色身不在,因果永隨,無常來臨,業果隨身,身陷地府幽冥諸眾,生不行善道,未聞佛法,若死後陽世子孫廣積陰騭,累功積德迴向祖先,超拔先祖離苦得樂,一脫冥籍,始能解脫,故曰『地曹普渡』。」

濟佛曰:「貴堂蒙老母親(欽)點,為台疆地區目前碩果僅存,開辦『三曹普渡』聖務者,撼動三曹,諸天喜悅,無不引領而盼,望上天慈懷,准予歸返理域,再請旨回玄黃堂,以助大道普揚。」

蕭生曰:「真是機緣難逢啊!至於『人曹普渡』而言,人間道場,開堂闡教,廣宣聖理,引人入善,還可以想像,至於『地曹普渡』,陽世子孫基於慎終追遠,立善愿迴向,或累世冤親債主,因前世無明造下惡業,有欠有還,一了前愆,也能想像。至於『天曹普渡』可考倒一堆人了,以前總是『凡人』有事叩求『仙佛』,靈力加被,大普洪慈,得消災化劫,所求如願,今日三期末劫,吾玄黃堂』領旨開辦 三曹普渡(渡人、渡鬼、渡仙),還要渡仙,地界神衹已受敕封人間享祀,今大道降世,反求於人,還請菩薩開示一番。」

觀音曰:「天曹普渡乃老母慈悲,憫九六原靈,迷戀假景,萬年不返,老母閭門而泣,降下大道,無非不望三曹諸靈子,蒙大道垂降,指玄開竅,一炁返天,惟『氣天』諸聖,或在世行功立德,或為國征戰,或利濟眾生,或……,歸真後,只因外功所蔭,再入修真閣或地府聚善所潛修佛道,但尚未圓滿心性,且外功不足,再受派人間道場,協助大道,利濟百姓,以累積功果,以便再提昇境界,今大道宏揚,人人可得大道,先得後修,仙真苦無肉身住世,因此借『有形』明師,一指玄關,一炁回大道理天,『一指』只是明示罷了。」

蕭生曰:「這下子可明白了,以前受限於所知,總認為只有人求神,那有神求人。忝為代天宣化傳真使,每晚接訊,為神聖效勞,可真榮幸。」

濟佛曰:「『三曹普渡人間辦』,人能宏道,非道宏人,大道無聲無臭,至公至善,自然無為,惟神聖無色身住世,故須假人 間『正鸞』以傳天音,廣宣聖理,其實也不能說『神求人』,不如說『人神互助』來得恰當,神借『鸞身』以傳達妙音,廣施雨露,濟苦救世,累積渡世宏揚之功,以求晉陞,凡人借仙佛聖真法力宏施,濟世拔苦,累積福報,以消舊業,以求身心離苦,神人合一,天事人事相得益彰,蕭生你就是最好的例。子因道緣變遷,離開○○堂,正當沈堂主開堂之初,雖大願宏開,卻苦無賢才相助,諸天神聖面奏玉帝、母娘之後,獲准變更『道籍』,入我先天大道,為大道宏揚,協辦三曹普渡聖務後,家宅玄帝、觀音、濟公得晉陞果位,又這些日子來,效聖有功,著書立說,協辦地界神衹超拔聖務。前落井姪女,九玄七祖蒙玉帝賜旨,准全數沾光超升,今天又要另接『濟世』玉旨。」

蕭生曰:「能為大道盡綿薄之力,實感榮幸啊!要感恩上蒼慈悲,天恩眷戀,弟子必當盡力而為。至於『濟世』請旨之事,已蒙家宅玄天上帝登鸞聖示一番,希望今日能請領『濟世法旨』。說到『濟世』一事,還請菩薩開示『濟世』宗旨,以便身為正鸞者,引以為鑑才是。」

觀音曰:「『濟世』法門因應時代變異,所謂時遷法亦遷,以前扶鸞請示神聖,或仙真借竅闡理,或化爐丹於香灰之中,或鸞筆飛舞(金指妙法),或開口濟世,或武乩全駕救世,……皆不離『慈悲為懷』『救人之急』『憫眾生苦』為出發點,以『化去執性』著眼,引人向善,先救身心之苦,再提昇靈性,否則停滯於『有求』階段,心性未悟,舊業未消,新殃再造,未止惡行善,永無寧日。」

濟佛曰:「『濟世』法門應運眾生而生,不同階層眾生顯不同『濟世』之法。如同你在杏壇上,誨人不倦,因材施教不同學生,教材教法當然有所不同,當然後期濟世法門皆因『私慾蒙心』受上天道考者不斷,『邪魔』引『心魔』,誤假為真,卻不知『邪魔』魔法高漲,又『心魔』交錯糾纏,試問可有聖真願為一個邪氣充塞,主事者行事歪邪助道呢?皆為邪魔入侵,引『財考』入廟,稍有不慎,入百丈魔淵自不知,誤人又誤己,不可不慎。」

蕭生曰:「恩師啊!人間道場主事者『私德』,是否就是關係到『正邪一線隔』的關鍵呢?」

濟佛曰:「漂亮!人間道場目前約五分之二已被邪魔佔據,然其初期,也是正氣凜然,擁有沖天之志,但終不敵『私慾』充盈,利誘太多,而迷失自性,我慢、貢高、分別心,於是引魔入侵,落得不堪的下場。」

觀音曰:「上天無不慈、不仁仙佛,人間道場只有唯利是圖的『正鸞』或主事者,大把銀兩,仙佛用不著,人間主事假聖意圖一己之私啊!」

蕭生曰:「感謝兩位恩師法語,今天請領『濟世』旨後,徒弟當引以為鑒,隨緣濟眾啊!籲我輩天下『正鸞』,勿再假傳聖意,心性不改,補運無益,人的態度決定了高度,態度不改,改名何用呢?要被『神棍』欺騙前,不如先拿這些錢放生、助印善書、濟貧……等,或許來得有用吧!」

濟佛曰:「時間差不多了,劣徒拜別觀音古佛吧!」

蕭生曰:「感謝恩師在弟子人生旅途上大力提攜,又感謝恩師惠示『三曹普渡』的意義和『濟世』宗旨要義,就此拜別觀音古佛。」

    (此時師徒步上蓮台,往玄黃堂飛來。)

濟佛曰:「玄黃堂已至,蕭生魂魄歸體,吾退。」

文章引用: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