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十七回 造訪地府平民區

濟公活佛降

詩云:山中常有千年樹,世上稀有百歲人,修道須有人身得,明理歸真回瑤鄉

聖示:哈!哈!哈!老衲再度登台,闊別二週。韶光易逝,千金難買寸光陰,諸賢生可要把握此難得佳緣,加緊修行道程。否則,天時緊急,上天加速因果討報時限,他日無常到來,後悔就來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(此時濟佛口誦真言,佛扇一拍,蕭生元靈應聲而出。)

蕭生曰:「徒兒叩拜恩師五叩首,好久不見恩師了!」

濟佛曰:「此言差矣!怎麼好久不見師父呢?修道之人,佛在心頭坐,起心動念,一念起,恩師隨即而至,可見最近你未把『恩師』放在心上。虛空之中,恩師隨機示現,怎會不見恩師呢?」

蕭生曰:「恩師見笑了!近來身體微恙,屢感易疲倦、想睡覺……等,修行上的功課,似乎怠惰了些。不過恩師您老人家千百億化身於各道場,娑婆世間之中,隨緣示眾演法以渡群迷。弟子可是心存感恩,無時無刻莫不感動五腑,弟子所言好久不見,可是咱們師徒於玄黃堂著書期間靈遊相會,每次都好期待上山下海,雲遊四海喔!不過最近說到要下地獄採訪,還真的有點緊張、害怕咧!」

濟佛曰:「看你人長得這麼粗壯、高大,還會怕下地獄啊!」

蕭生曰:「當然會啊!看不見的世界,總是比較稀奇。以前在人間、天上採訪,還沒感覺什麼好怕的。這些日子下地府一探究竟,還真的有點嚇人。世人總言天底下沒地獄存在,沒有因果觀,壞事作盡之際,恐天地難容,那天黑白無常二將軍到來,拘提至冥府,看他們還信不信。恩師您方才聖示,因果業報加速討報之事,所為何來?」

濟佛曰:「奉上天旨意,藉此次著作天書之佳機良緣,披露天機,為顯天威宏顏,因果不昧之理,自丁亥年十一月十五日起,因果業力加速討報一百二十倍,為加速三曹普度聖業,渡九二原靈回天之時效,宿世累業傾巢而出,加速討報時限,世塵修士盡速登上法航,同登彼岸,回鄉面母。又因應三曹普渡聖務推動,凡立善願,施德行,義助道場,濟苦渡眾,引迷入悟者,皆加速(賜)福報至二十四倍,以顯昊天宏慈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真是機不可失,世人錯把酒色財氣常永恆,色身終究年老色衰,如枯燈般終有滅絕之時,何人早日尋求明師,敦禮行義,眾善奉行,諸惡莫作,否則從丁亥年十一月十五日開始,因果加速討報,也就是說『原本一百二十年後才討報,提前至現在催討』,有些宿世累劫冤親債主,全部出籠,怕討不到似的,一一現前討報。那些如細水常行般的小善行(如無畏施,像幫忙道場清理,莊嚴道場,或財施、法施等),現在都加大其福報是吧!」

濟佛曰:「善哉!善哉!還真能舉一反三,此乃奉皇母之命,玉帝召集三界高真,群仙大會,為肅清人間宗教亂象,注入清流,以正天威,至公至正。以前因果討報,動輒好幾年,所謂『時遷法亦遷』,天時應運,吾先天大道玄黃堂領命三曹普渡,渡人、渡仙、渡鬼,截至目前為止,受超拔回天者,數百億,堪稱三曹一大聖事,撼動三曹,實為難得,賢生汝等可要好好修持。」

濟佛曰:「快上蓮台吧!時候不多了,今天還要至地府平民區。」

    (此時蓮台緩緩上升,向地府疾飛而去。)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你今天不賜『定心丸』啊!」

濟佛曰:「今天還需要啊!都下地府那麼多次了。」

蕭生曰:「要囉!沒聽過『惡人』無膽,平日在學生面前,每天裝得很兇的樣子,其實我可是本性善良,…溫柔體貼…。」

濟佛曰:「還自吹自擂,『定心丸』二顆助你心神安定。」

蕭生曰:「……好多了,有您的定心丸加持,總算心安了。」

    (此時蓮台停駐在虛空中,……師徒兩人步下蓮台。)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這裡是『酆都城』嗎?我們好像站在一座古式宮門城外,上面寫著『平民區』,好像古裝劇(歌仔戲)般,熙熙攘攘人群中,好不熱鬧喔!」

濟佛曰:「目前我們所在地,為地府『平民區』,所謂『平民區』乃陰魂在陽世之時,歸空之際,功過相平,經地府冥王審判,落入『平民區』生活。」

蕭生曰:「恩師所言,地府『平民區』是人在世的時間,功過相抵,無造太大的功果,然小惡不斷,經地府判入平民區生活,那能入平民區的也堪稱善魂吧!如果是惡魂。早就在地府各殿受罪了吧!」

濟佛曰:「基本上說來,能入地府『平民區』,善惡相差無幾,但因功果不足,未能受拔至聽經所或聚善所,潛修神道,平日須靠自己勞力才能生活的下去,一切都靠自己勞力而作,在地府之中,無機械自動化的生活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徒兒了解了,咱們一路走來,沿路上,各式各樣的攤販,好長的一條市集,好像走在古代的街景,沿路皆是古式古色古風建築,此地無高樓大廈,來來往往的人群,皆著古裝,在人群中男、女、老、少、婦、孺皆有,各忙各的,無太多的交談,每個人好像都很忙的樣子,連賣東西的攤販,叫賣的的方式,也不像人間菜市場來得熱絡,似乎少了一點熱情。」

濟佛曰:「相當不一樣,人間與地獄情境相當不同,地獄裡的眾陰魂,在此平民區裡,有點像佛家百丈禪師般『一日不作,一日不食』。他們付出多少勞力,就得到多少。這『平民區』充斥著各行各業,因為在世之時從事什麼行業,來到這裡,也就從事什麼樣的行業。」

蕭生曰:「在世時從事什麼行業,往生後就做什麼行業,在世開店,來這就開店,在世賣魚賣肉來這裡依舊重操舊業。」

濟佛曰:「八識田裡深植業田之中,在世終日汲汲營營,往生還是若有所執,放不下。眾生癡啊!」

蕭生曰:「人生還真是苦極了,整天忙終日慌,為錢財日操勞,養 家活口盡人倫,二手一攤到地府,還是逃不脫『茫、忙、盲』,真可憐!對了,整個平民區就這條熱鬧的街道嗎?他們平日生活作息為何?住家環境為何?」

      (師徒二人沿路走完了整條市集街景。)

濟佛曰:「這條街景,是平日他們消遣逛街消費的街道,待會兒帶你到他們住宅區看看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好比人間『壓馬路』(逛街)一樣,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,在這裡消費所用錢幣是陽世人所焚燒的金紙嗎?」

濟佛曰:「可問到重點了,陽世人總以為,人在往生之時,大把金銀財寶燒,來這裡還能享福,你仔細瞧瞧,看他們交易情形為何?」

蕭生曰:「看到了一農夫背上扛著一袋『地瓜』,從遠方走來,停留在一攤販前,放下一袋地瓜,與老闆交談了一會兒,似乎交易成功,扛走了一袋『稻米』……欸!欸!…怎麼沒付錢呢?……」

濟佛曰:「傻徒兒,『以物易物』仍是存在此『平民區』,當然還有其他交易方式,繼續看吧!」

蕭生曰:「有個官夫人的裝扮的婦人,走到一賣類似化妝品的攤販,左挑右選,最後選中一古式銅鏡般的鏡子,很滿意地左瞧右瞧,最後從口袋中拿出一枚古銅幣吔!高興地走了。原來這裡還使用『銅幣』啊!那陽世子孫在往生之際,燒掉那麼多錢,來這裡都用不到啊! 」

濟佛曰:「陽世子孫因慎終追遠,緬懷祖先,加上社會陋風,總以為大車、大房屋……大把燒,如此往世祖先,就能在地獄受用,真是癡心妄想。在世作惡多端,片善寸徳不施,縱然燒盡金燒盡銀,依舊枉然。冤魂在地獄受罪都來不 及了,哪來享福呢?若是將其所買紙錢,做些利濟群生的  事情,功德迴向,那往者或許可以減少業愆,也可略盡孝道,陰陽二利。」

蕭生曰:「對啊!人間陋習,因應社會變遷,人往生之後,總會燒些『紙做的汽車、洋樓、手機,……』,總希望祖先能在另一個世界裡受用,花了大把銀兩,卻徒勞無功,真是白費心機。試想一位作惡多端的人,家財萬貫,但所得皆非正義之財,不幸往生之際,請了多位高僧誦經消業,而且燒了一卡車的金銀財寶,如此就能消業得到解脫嗎?。」

濟佛曰:「聰明如你,答案可見一般,當然不行。日後看見此篇鸞文的十方善信,想必有所省悟才是。」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邊走邊聊,您把我帶到這裡是……」

濟佛曰:「你不是想看看他們住的地方嗎?」

蕭生曰:「好像來到鄉下農舍一樣,都是獨棟平房。門外掛著門牌,有著二個窗戶,門戶深鎖。從遠方手握鋤頭,農夫裝扮樣,遠遠向我們這邊走來,似乎拖著沉重的腳步,一臉倦容,好奇似地看著師徒倆。」

善魂曰:「你們找誰啊?怎麼有辦法來到這裡?」

濟佛曰:「老衲乃西湖靈隱寺濟公活佛,奉懿旨和玉旨帶領人間正鸞至地府採靈。今天將你列入受訪對象,還不快點將你在世之時,一一述說,能列入金篇,可是勸人無數,獲福無邊! 」

蕭生曰:「老阿伯,初次見面,今日有緣地府相逢,千載難逢,機不可失,還請你一一述說,你在生之時,家住哪裡?家中有多少人?一生之中所做的善事、壞事,供有緣善信參考。」

善魂曰:「原來在我眼前是濟公師父啊!『歹勢,失禮』(台語)了,我俗名陳天福,家住雲林縣二林人氏,享年五十八歲,因肝癌過世。從小務農,讀書不多,國小畢業,跟隨爸媽務農維生,以種稻米、水果為主,經濟不算富裕。早年十七歲,奉子成婚,家中育有四女一子,因傳統農業社會,重男輕女,前四胎皆為女生,因此一直想生兒子]傳宗接代,所以一路下來生了五個小孩。因為務農,耕種成本須成熟期才能回來,所以妻子以『家庭代工』為輔,以添家用。家中又奉養二老, 一家九口光靠我一人,省吃儉用,身兼多職,才能撫養全家。因此畢其一生,視『錢』如命,一個錢好像打了二十四個結一樣,照顧家庭都不夠了,那來襄助鄉里、道場、宮廟,實非得已,還請濟公師父赦罪才是。」

濟佛曰:「陳善魂終其一生,雖恪遵父職,善盡人倫之職,可謂是『孝子』一個,晚年母親生病,不棄不離,背著老邁母親背上背下頗受鄉里好評。但是個性敦厚、老實,視『錢』如命,偶見人發心『財施』樂助附近『王爺廟』以助道場運作,常犯下口業,『自己吃都不夠了,還捐錢給廟咧!』,雖屬其生活艱苦寫照,然阻人修道之路,其罪不輕。往生之際,經地府冥王審判,『其孝心感動天地』,『心性純樸』,雖無大善德行廣被鄰里,然厥盡己責已屬難得,判入『地府平民區』列入善魂,於農曆七月及假日,得准予回家探望陽世子孫。 」

善魂曰:「還沒請兩位入內喝茶,還請移駕入『寒舍』看一下。 」

蕭生曰:「老阿伯,客氣了!打擾你平靜的生活,還請見諒!」

      (師徒倆人入內參觀……。)

蕭生曰:「哇!如此簡單的佈置。一張大竹桌子佇立在客廳的中央,一張老式竹編躺椅,斜靠在窗戶下,二張竹椅子,和幾個杯子,放在桌子上,就是這麼簡單。」

善魂曰:「在此平民區裡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生活規律,生活無太大的波動,有做才有得吃,凡事靠自己。因為在世務農而生,往生歸空,愧無福力超生,又罪不及地獄受罰,將在此生活五十年,待機緣投生台疆之地,重做修行,望有機緣回天,不然六道輪迴苦不休,誤以為死了一了百了,怎會落到這種地步呢?。」

濟佛曰:「陳善魂,莫傷心,別難過。三曹普渡,機緣殊勝,見汝善根頗俱,老衲特此安排,採訪入篇,也是功德一件。」 

蕭生曰:「來此一遊,人生觀大改觀。在世忙,往生也忙,那人生何處才得消遙?做人難,人難做,難做人,想不到來到地獄一看,做鬼也忙,還不把握短暫色身修行,以後可有罪受了。」

濟佛曰:「三期末劫,萬教齊發,亂象橫生,佛魔並降,早日求得大道苦修,方是究竟之途。明了人生一大事,早日返瑤鄉才是。今日採訪至此,賢徒準備回堂吧!」

善魂曰:「小魂叩謝濟公活佛和傳真使慈悲。」

       (此時師徒步上蓮台,往堂中飛去。) 

濟佛曰:「玄黃堂已至,老衲先回了!」

文章引用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