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十八回  造訪地府枉生城

濟公活佛降

 詩云:行仁守義可為神,作惡橫行罪及身,天堂地獄惟一,念光明正大可歸真

聖示:哈!哈!哈!今天老衲法喜充滿,樂見昔日賢徒廖生○○登聖堂,求修大道,了脫生死之門,雖道程一波三折,仍在此嘉勉,望賢生精進修為,來日為師,尚有任務交辦。

 (此時濟佛口誦真言,佛扇一拍,蕭生元靈應聲而出...。)

濟佛曰:「傻徒兒,甭睡了,啟程囉!」

蕭生曰:徒兒叩拜恩師十叩首,濟公恩師聖安!今天可沒睡了,蒙淨光師尊開藥,賜飲之後,身體已有很大的改善了。加上下週起學校期末考,整個告個段落,心情鬆懈不少,這下子可要好好休息一下         

濟佛曰:「嗯!來日方長,你近期壓力太大了,又休息不夠,所以下週學校放假,可以先休息一下,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。」

蕭生曰:「感謝恩師體諒,對了!昔日道場廖師姐,今天可得到至寶了,能入吾先天大道聖門,求得三寶,尋理歸真,來日證道有望,不禁替她高興。還記得上週,夜夢廖師姐跪求師尊援救,欲求出脫之路,弟子於是上週六稟告師尊夜夢之景。想必濟公恩師暗中周全,才能又引進一大道賢才入聖堂才是。」

濟佛曰:「好說!好說!查廖生宿世之中與恩師因緣甚深,心性善良,慧根頗具,惟未能專一於一善法,左右攀緣,與各宗教或多或少結下萍水之緣,未能深植道根,頗為可惜。為師詳查累劫之中,曾犯下『破人姻緣』口業,業因已植,業果顯報。故今生姻緣之路走來顛簸難行,為師一   切都看在眼裡。如今因緣俱足,藉汝之夜夢示景,以促成    此段殊勝因緣,望廖生一秉先前效勞○○堂之精進心,在此學聖悟道,好好修為。」

蕭生曰:「『修真悟道性理通,心性光明似碧空,養氣精神惟一念,性靈頓覺神仙同。』隨手拈來,唸詩一首,恩師可別見笑了。咱們眾同修能齊聚聖堂,互勉互勵,精進修行,難能可貴。恩師巧妙安排,徒兒何樂而不為呢?尋得明師認理歸真,好不高 興喔!」

濟佛曰:「大道剛柔並濟,包羅萬象,放之彌六合,卷之藏一粟。須彌山雖高,乾坤之ㄧ沙爾,此間之收放自如,乃大道之深奧玄微。大道無形,山川海嶽在所包容,故能成其大,其至公無私之情,欲一探究竟的話,乃非從道理開悟為初肇。因此諸天仙佛苦口婆心,每每下降沙盤,演法說理,以醒世人。如今樂見大道又增添一賢才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好深奧喔!大道至公至正,視民如子,豈忍心視眾靈子或沉迷於名,或深陷於利,而不出手相救?那敢問恩師,今日眾修子如何『習道之法』,還請恩師開示。」

濟佛曰:「習道者多,行道者寡,往往落入空談,如煮沙做米,緣木求魚,何以成道?故初學道者,以『戒、定、慧』為基石,以防罪身,

           曰:『戒』,淨心之美,

           曰:『定』,去惑之處,

           曰:『慧』,先身戒而後能定,定靜之後方能啓開智慧之法,探理歸真,去三毒,掃四相,平五蘊,定六慾,除七情,則歸真有望。所以方才老衲所言,習道者,以『悟理』為初肇,即是此理。」

蕭生曰:「初登道門者,往往心生妄求,迷戀神通,理不通,性未悟,修行不離方寸,心中自有一畝田,內觀其心,『知戒能定慧生』是吧!」

濟佛曰:「生活即修道,修道不離方寸間。對剛進道門(學),還是先從『明理去執』著眼。好了!今天可要去地府『枉死城』,快上蓮台吧!」

    (此時師徒倆人步上蓮台,蓮台緩緩向地府前去。)

蕭生曰:「感謝恩師法語均霑,對於那些『道理』懵懂的人,應該有些省思才是。時下太多宗教法門,講求神通、符法、陰陽之說,迷惑了太多人,對不可見的世界,人總會有一些迷思,對『道理探索』,人們可真是興趣缺缺,提不起勁來。說到要去求道,聽道理,則避之唯恐不及。」

濟佛曰:「所以啦!那就是老衲未能退休,三界穿梭,普濟眾靈,日夜忙碌的原因囉!」

蕭生曰:「這下子,濟公恩師還討人情咧!人家地藏古佛,地獄不空誓不成佛,心願撼動三曹,震攝陰陽。今天咱們濟公師父,最辛苦了,不畏雲路迢迢之艱辛,屢降聖堂,闡揚聖理,醒悟世人,引迷入悟,在一般道場裡,或在先天大道 掌道盤,貴為三期導師,受引渡者不計其數。沒有您,那還有資質駑鈍的蕭生,能為大道效勞呢?」

濟佛曰:「你講了一大堆,到底是『損我』還是『誇我』呢?咱們師徒倆著書十幾回了,這一下子你可皮了,愈來愈像你的學生了……。」

蕭生曰:「這下子,徒兒真的無言了……,我的學生還真的皮得可愛,我應該也不差啦!三不五時都會獻上『清樽』於恩師座前,還請笑納不棄。」

濟佛曰:「好了!別鬧了!恩師先賜汝『定心丸』一顆,待會兒要去地府枉死城一探究竟。」

   (此時蓮台停駐在枉死城外,師徒倆人步下蓮台。)

濟佛曰:「蕭生隨吾而來……。」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這裡空氣中似乎彌漫一股殺氣,心情特別沉重。古城堡建築,前方有一條護城河,一望無際,想必這枉死城很大吧!」

枉死城城主曰:「微神叩拜濟公活佛暨御前八方傳真使聖安,有失遠迎,還請見諒!」

濟佛曰:「請起!免禮了,蕭生還不向枉死城城主請禮。」

蕭生曰:「人間道場正鸞『正筆』見過城主曁眾靈官聖安!」

城主曰:「豈敢!人間證道,難能可貴,有幸參助天書,求之不得。」

蕭生曰:「初次造訪,還請惠允安排。這裡城堡上的士兵,長得還真的有點嚇人,還有這枉死城有多大啊!」

城主曰:「希望沒嚇到你,此幽冥地府『枉死城』,位居冥府東南方,方圓七百八十六公里,呈長方形狀,會隨枉死城人數增多,自行擴增加大。」

濟佛曰:「蕭生隨為師進城參觀訪靈吧!」

   (此時只見看守城門將軍,作揖恭請師徒倆人入城內。)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這裡的將軍都長這樣嗎?」

濟佛曰:「傻徒兒,仙佛本慈憫心,因應不同眾生顯不同法相,應緣渡眾,人因宿有習性深植八識意田,故往生之後,仍難改其舊有習性,如不顯此法相,怎可震攝冤魂。因其屬陽壽未盡,諸多心願未了,呈現嗔恨心,故此乃為調伏諸多 頑魂所顯之相罷了!」

城主曰:「濟佛所言甚是,無始劫以來,『枉死城』奉母旨收留陽世命不該終之人,收納於此城『桎梏』之中,彷彿人間『監獄』一樣,有一定生活作息,須每日受刑。」

蕭生曰:「地獄也有像人間『監獄』一樣的編制啊!那進入『枉死城』的魂,都是犯下何業,才會落入枉死城呢?」

城主曰:「傳真使請隨吾而來,進入枉死城一看究竟吧!至於在枉死城內所有皆為『冤魂』,所謂冤魂即受冤而亡,經冥王審判,落下枉死城受苦。或因意外而死,或因天災受劫,以了前業,或因責任未了(如:自殺),……等,不一而定。但皆是陽壽未盡,受劫而亡。」

濟佛曰:「天生我材必有用,一枝草一點露。上天賦予靈性於眾修子,故人與禽獸有異。色身難得,枉費此身,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妄加毀壞,天理難容。故自殺身亡者,依冥律皆先入『枉死城』受罪,

      一則父母恩未報,

      二則國家社會再 造恩未還,

      三則諸多因緣未了,故每天須三次承受自殺之   時之苦,以懲戒其自殺之苦。」

蕭生曰:「以前常聽自殺罪很重,今天可要大開眼界了,原來自殺的人,都必須承受相同的苦報,一日三次啊!比方說,一個上吊自殺的冤魂,每天必需重複相同自殺之苦,一直下去,是嗎?」

濟佛曰:「沒錯!白髮人送黑髮人於心何忍?天地不容『不孝』罪業,自殺只是懦弱的表現,誤以為一了百了,誰知地府之中,痛苦更甚百倍,比方一冤魂陽壽七十壽終,於紅塵 之中,因苦磨受苦,不幸看破紅塵,了斷生命,摧毀一個   家庭的完整。若三十歲服藥自殺,或上吊自殺,或跳河而亡,或割腕自殺。每日時間一到,陰差拘其魂魄重新再受其苦。」

蕭生曰:「世界真美妙,端視你用什麼角度去看、去衡量,何苦輕生呢?艱困、折磨,可以是墊腳石,怎成絆腳石呢?徒兒就聽過如此的勵志故事,想與大家共享……話說有二名小女孩,成天抱怨命運坎坷,諸事未能如願,數落著別人是怎麼苛責他,為難他,不知心存感恩之心,感謝那些斥責你的人,因為他提醒了你的缺點。但是和大多數眾生一樣,癡迷不醒,未見真理,總是抱怨、批評那 些如能事事如意的人。他的父親是一位廚師,深知小孩嬌生慣養,過慣了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的日子,未曾有過受苦的日子,去打工才沒幾個月,已經換了六個工作。只要老板嚴格的要求,如上班態度、敬業精神、客服態度,就受不了,十足時下的『草莓族』,也就是一壓就扁,抗壓性不夠。昔日『合理的要求是訓練,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』,對他們而言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有一天,如同往昔般,小女孩一樣抱怨著周遭的人、事、物,此時小女孩的父親叫小女孩至廚房,父親不發一語,拿起三個鍋子,打開三個爐子,也拿出了三樣食材,一個是紅蘿蔔,一個是雞蛋,一個是咖啡粉。經過十分鐘的煮沸,在不同的三個鍋子,放了三個不同食材,第一鍋放入紅蘿蔔,第二鍋放入雞蛋,第三鍋放入咖啡粉。燜煮二十分鐘後,關上爐火,問著小女孩,你看到了什麼?小女孩天真的答道:『還是紅蘿蔔、雞蛋、咖啡啊?爸爸你在幹嘛啊』?爸爸氣定神閒的回答,如果有選擇的話,這三個食材相信都不願再如此『高溫沸騰』惡劣的環境下受苦。但是不同性質的食材,在同樣接受如此糟糕的環境,原本外形剛硬的紅蘿蔔,變懦弱變軟了,原本一碰即碎的雞蛋,去殼之後,變硬變結實了,而咖啡粉其貌不揚,卻改變了水的顏色。下回當厄運敲門時,你是要當紅蘿蔔、雞蛋、還是咖啡粉呢?相同地,人生在世,有許多事情是宿世因緣會合,你不能選擇出生在誰家中。如果能選擇的話,相信很多人會選擇出生在王永慶家中。你不能選擇你的長相,如果有選擇的話,相信大家都是『劉德華』了。太多事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,計劃趕不上變化,活在當下才是。學會『能解決的事…解決,不能解決的事…接受』,順其因緣,莫讓挫折阻礙了你的前進。更遑論『輕生』呢?有太多的事等我們去開創,是嗎?師父!」

濟佛曰:「今天著書,又當起老師來了,長篇大論,立意頗佳,可喜!可賀!」

蕭生曰:「所謂勸人一時以口,勸人一世以書。趁現在著書立說的機會,看看是否能名留千秋。」

城主曰:「傳真使愛說笑,代天宣化,頒旨著書,上天下地,這在台疆,可就是驚動三界了,名留千秋,那是當然的。先天大道應運北台玄黃堂,三曹普渡,多少仙真欲藉汝之鸞筆,叩求上天超拔回理天,永脫六道輪迴,而且是少數人間證道之賢才,當然是馨名芬芳。」

蕭生曰:「不敢!不敢!有幸入聖門,拜師學藝,感蒙神聖提攜,才有此佳機。別說了,再說下去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臉都紅了,還是好好看一下枉死城內景相,以列入金篇。」

城主曰:「請兩位移駕『車禍受劫冤死區』。」

蕭生曰:「還分這麼多區啊!只見如同陽間監獄般,鐵窗外掛著一牌子,上面寫著『車禍受劫冤死區』,裡頭關著數千名冤魂,有的斷手,斷腳,四肢不全,哀嚎著:『濟公師父,救救我們,……救救我們,……』看了不禁打冷顫,不忍多視一眼,敢問城主,為何此區都是如此淒慘狀?」

城主曰:「在枉死城約可分為若干區,因應不同業報了結而分區,此區為車下亡魂,受劫而死,有些是命不該亡,而因時限不佳,月令欠安,或運限不平,或宿世共業牽擾,不幸枉死者,皆拘提於此區,因為怕不同區域冤魂彼此干擾而設。比方說,在前進一區為『水關受劫冤死區』,如傳真使亡姪女二名,先前即是拘提在此受苦,於前些日子,上天洪恩開赦,受拔回先天無極大道院潛修。」

蕭生曰:「感謝城主開示,那弟子還有一問題,在枉死城,因應不同死亡方式,開設不同受報區域。也就是說,車關而亡者 皆納入車禍(關)受劫冤死區,跳河自殺者納入水關受劫冤死區,是嗎?

濟佛曰:「不一而定,陽世有些命終之際以『車關』來了結宿業,有人以『水關』來了結宿業,各關各卡,並非一定,但是只有命不絕者,而因劫死亡,經冥府審判入枉死城。若陽世人,在世享年八十二歲,於運勢低落之際,元辰黯淡之時,因果討報,判定以『車關』了結者,不必落入枉死城受罰。」

蕭生曰:「原來如此,那弟子先前不幸落井而亡之二名姪女,得年五、六歲,因好玩不幸掉入古井身亡,也都在枉死城拘禁,那要拘禁多久呢?」

城主曰:「若非傳真使道心堅固,一心向道而行,代天宣化,受惠於二名亡姪女,否則恐怕還得拘禁至少五十年。」

蕭生曰:「原來如此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今天參訪先到此為止,因為時間關係,現值他們休息時刻,下回再安排採訪對象。 」 

城主曰:「若有招待不週之處,還請海涵,再見!恭送濟佛及傳真使聖駕。」

      (師徒倆再度步上蓮台,往玄黃堂回程。) 

文章引用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