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二十回 三曹會審對簿公堂

濟公活佛降

詩云:藉假修真去濁嗔,不造惡口德無痕,行住坐臥如一是,勤修悟覺德潤身

聖示:哈!哈!哈!人生短暫數十載,常懷百歲憂。無常侵襲百事休,爭什麼?怨什麼?什麼也帶不走,又有『業』隨身……。賢徒醒醒吧!咱們靈遊去吧!

 (只見濟佛口誦真經,佛扇一拍,蕭生元靈應聲而起。)

蕭生曰:「徒兒拜見濟公活佛聖安,今天有點高興吔!前些日子,天氣總是溼溼冷冷的,天空瀰漫一股灰暗的氣息,陽光很少露臉。今天陽光普照,金黃色陽光灑在大地上,大地春暖花開,萬物甦醒,生氣十足,所以感覺很特別。」

濟佛曰:「賢生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啊!三期末劫,末法時期,人心造作,倫常乖張,大地戾氣橫生,上天屢降災劫以醒世人,早登法航,覺悟修身。」

蕭生曰:「喔!難怪!天降災劫啊!長到這麼大,還真難得聽聞中國大陸南部雪災遍地,我們新竹尖石山上,還破天荒下雪吔!還有前幾年冬天都俗稱『暖冬』,今年冬天還真的冷爆了,連棉被都蓋不暖,科學家都稱這是『反聖嬰』現象,原來都是上天在背後默默運作著,只因人心妄為所至。」

濟佛曰:「道生天地育化人,四季如常德澤深,晨昏不顛依序轉,人生豈能不修身。大道生育萬物,陽光普照人倫,大地長養群生。任爾好人、壞人同沾天恩沐光,無有偏私。四季未嘗脫序,大道普澤萬靈。唯人為造作,私慾萌生,如浮雲蔽日,未見天明。故戾氣瀰漫,上天降災,莫不望蒼生從中醒悟,進而聞法修身,上體天心,下濟黎民苦。否則恐怕不只是神州降雪災,台疆地區也有劫數變生啊!」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慈悲啊!上天大道普被萬民,人心今歷劫以來,迷失在聲色犬馬笙歌之中,認假為真,失去如來清明本性。幸得諸天仙真神聖,不棄吾等愚昧,倒裝下凡,飛鸞闡教,處處開堂,吾等方有大道妙理可聞。恩師方才所言,台疆之地恐有『災劫』出現,徒兒叩請恩師暗中化解,以救蒼生,脫離劫數才是。」

濟佛曰:「這個蕭生不必多擔心了,此乃眾生『共業』所致,非上天不慈悲。倫常不張,孝悌失常,造成此劫數。爾等能念色身短暫,入聖門勤修,廣植福田,已屬難得。恩師只希望以玄黃堂為肇基,人人向外廣宣聖理,廣勸有緣修子體悟真常,匯聚成一股善流,尚有轉機,否則恐怕劫數難 逃,……好了,咱們著書去吧!快上蓮台!」

    (師徒倆人步上蓮台,……)

蕭生曰:「好吧!謹遵師命,弟子已坐穩蓮台了,恩師啟程吧!對了!上回造訪嬰靈河,還真是恐怖。玉皇普渡聖經上云:『打胎溺女罪犯天條』,若不是親眼所見,很難想像那股冤氣。奉勸時下男女,在婚嫁之前莫輕易嚐禁果,多點理智慎思,就減少許多遺憾,也能多救一佛子。」

濟佛曰:「眾生皆是未來佛子,豈能妄加取之生命呢?故戒殺、放生乃長養慈悲心的開始,諸功果之中,放生第一。『打胎溺女』罪業大矣!不可不慎。今天咱們要去地府一殿秦廣王那裡造訪,……目的地到了!」

   (師徒倆人步下蓮台,前方秦廣王率鬼差陰吏前來迎接……。)

秦廣王曰:「小神地府一殿主司『秦廣王』率眾神衹在此恭候濟公活佛及傳真使到來,有失遠迎,尚請開恩!」

濟佛曰:「那兒話,道友客氣了,初次帶領賢徒正筆造訪,打擾之處,還請見諒。」

蕭生曰:「人間道場正筆叩拜秦廣王聖安,恩師聖務繁忙,還來參訪,若有耽誤、失敬之處,敬請開恩。」

秦廣王曰:「小神不敢,傳真使遠道來訪,奉旨靈遊著書,不棄老夫這小地方,列入金篇,使地府一殿剎時沾光不少,哪來打擾?所有參訪對象,吾神早已安排就緒,請師徒倆人入內殿品嚐仙茗。」

   (師徒倆人隨秦廣王入殿,兩排鬼差分侍兩排。)

蕭生曰:「師父!從外殿走到內殿,約 五十公尺 長,有陰差分侍兩旁,各個面目猙獰。殿內雖是木製、古式建築,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肅殺、恐懼的氣氛,不時傳來鬼魂哭嚎慘叫聲。內殿跪滿了鬼魂,手腳皆有『手扣』、『腳扣』鎖著,有的低頭似乎懺悔無明所造諸惡業,有的頭抬得高高,趾高氣揚狀,毫不在乎的樣子,……天啊!魂歸地府了,還這麼『屌』?」

秦廣王曰:「請師徒倆人,就審判台就位吧!待會兒本座將就此男魂一生罪狀審判,以參著天書,醒悟世人。」

濟佛曰:『三寸絲斷魂歸陰,罪惡滿盈苦不斷,孽鏡臺上罪業顯,一生功過無所藏。』世人總認為,科學昌明,鬼神不可信,不信因果,妄造惡口,造業不斷,壯年之際,魂歸地府,鬼哭神號,後悔莫及。今日造訪,罪魂之幸,老實招供,或能減刑。」

陰差曰:「罪魂起身!還不趕快起來,隨我至秦廣王審判台桌前跪下……。」

蕭生曰:「只見一罪魂,由諸多罪魂之中起身,由陰差押解至前方……。」

罪魂曰:「……拉什麼拉……,我到底犯了什麼錯了,我身為中央研究院院士,留美博士,你們這些怪力亂神、擾亂人心,現在還把我捉到這裡,我剛剛不是還在『洗澡』嗎?怎麼突然間跑到這裡來,我的老婆,我的小孩,我的房子,我的車子,我的……一切……。」

   (剎時,罪魂號啕大哭,整個人如失控般,手腳空中飛舞著。)

秦廣王曰:「罪魂!罪該萬死,死到臨頭,還在這裡大聲咆哮,枉顧公堂秩序,快快肅靜,將爾一生罪業,一一說來。」

罪魂曰:「我俗名陳○○,台北市北投區人氏,生於富裕家庭,衣食無缺。從小知書達禮,出國深造,留美歸國,貢獻物理所學,目前在○○○○院研究。家中育有一子一女,一生那有罪過?無緣無故,魂歸於此,真是不解,還請台上神 仙也好,神聖也好,放過我吧!咱們無冤無仇,幹嘛跟我過不去呢?。」

   (只聽見『轟』一聲,所有陰差威武聲,響徹雲霄。)

秦廣王曰:「果然是刁蠻之士,事到如今,還死不認錯。今天可要你心服口服,俯首認罪,……來人啊!將他押到孽鏡台去。」

陰差曰:「快起來吧!看你是死不認罪,孽鏡台上讓你無所遁形。」

蕭生曰:「只見一面『圓形』形狀,好大的一面鏡子,有點像古鏡般。罪魂一上孽鏡台前,剎那間浮現一景象,……。 有一對年輕父母,手抱著一名約幾個月大的小男嬰。在一寬廣豪華客廳中,來回走著,旁邊還有阿公阿婆,一副天倫之樂景象,……畫面更換,進入小學情境。一個小男孩在客廳中彈著鋼琴,旁邊奶奶小心呵護著,又是茶又是水果,……只見小孩一不高興,就生氣的將茶水撥撒於地上,媽媽似乎也毫不生氣,拿起掃把毫無怨言地掃著,……」

濟佛曰:「罪魂,看此般情境,爾有何看法?」

罪魂曰:「天下父母心,父母生養子女乃天經地義的事,誰叫他們要生我,我可是家中獨子,不養我,他們養誰啊?」

秦廣王曰:「父母劬勞之恩,比天高比海深,難道你一點都無孝思之心嗎?」

蕭生曰: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不忍有所損壞也,此乃『孝』也。人貴為萬物之靈,若無感恩父母生長之恩,那與禽獸無異。」

秦廣王曰:「繼續看下去吧!(畫面呈現一妙齡女子,身材高挑,面貌姣好,身旁也有一風度翩翩紳士,在旁呵護。)這位是你吧!」

罪魂曰:「沒錯!就是我。這是年輕時的樣子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男歡女愛應該還好吧!……。」

    (此時,畫面出現一懷孕女子,哭哭啼啼拉著這位男生。突然間,男生轉身而走,獨留女生在風中哭泣著。)

濟佛曰:「此罪魂從小受寵,過慣了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的日子。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,一副公子哥兒,富家子弟的豪氣與傲氣的樣子。出手豪闊,生性風流,此女子就是她在外交際所認識的女生,不小心讓女生懷孕了,又不想負  責,又怕事情鬧大。父母勉為其難,與此名女子接洽,願以百萬為和解金,私下了斷此段姻緣。急速將小孩送出國  深造,避不見面。此女孩自覺名節受損,只為尋求真愛,今日雖為金錢而來,在男生避而不見的情況下,憂鬱了結生命,一屍二命,含冤而亡。」

罪魂曰:「男女之間情愛,本是你歡我喜,又沒強迫。年少輕狂,何況我們也是有誠意了結,難道一百萬還不夠嗎?拿掉小孩也不過幾千塊,幹嘛那麼傻呢?大好年華就這樣了結 了,有點可惜。」

蕭生曰:「天啊!才『有點可惜』啊!風流成性,播下野種,敢做不敢當,一屍兩命,打胎溺女罪犯天條。汝拋下純情愛你的伊人遠走他鄉,她才想不開,她哪要你的一百萬?『真情』換『絕情』,氣絕身亡,難怪冤氣難消。」

濟佛曰:「還有……。」

    (畫面繼續呈現一對新婚男女,歡喜的樣子。不久之後,新婚男女搬到外面住,沒有與公婆同住。)

罪魂曰:「沒錯!這是我們結婚的樣子。因為老婆嫌公婆嘮叨,過了不久就搬出來住了。」

秦廣王曰:「因為父母親過度溺愛小孩,心情癡慢,驕氣十足,目中無人慣了,自以為是。又嫌父母年紀大了,在將其名下所有財產過戶繼承,搬出後即不聞不問。趁一次雙老生病之際,將其載至郊區養老院,丟棄不顧,只留十萬元在雙老身旁……。」

蕭生曰:「天地不容『不孝』,百善孝為先,不孝修道無益,枉顧人倫,培養小孩從小到大,原來只價值『十萬元』啊!這讓弟子想到一則小故事,名曰:『貧富之間』。有一名富人,家財萬貫,卻一毛不拔,生性貪慳,因經商而致富。家中育二子,卻也是紈絝子弟,不學無術,耗盡了家財。此富人深怕死後無人祭祀,無人送終,早就於鄰近地區有名的棺材店,私下訂了一付上等豪華頂級的棺材,耗資一百兩,交待著做棺材的,要如何…如何做的…   一付氣勢凌人、霸氣沖天的樣子。此時走進來一位身著破爛的窮農夫,四處打量著店內所有棺材,一付很仔細,又怕付不出錢來的樣子。但卻因中國人死者為大的觀念,再窮、再省吃儉用的情況下,雖買不起店內頂級豪華價值一百兩棺木,也不能窮酸到買最簡陋木板夾層的十兩棺木,於是窮農夫訂了一副價值五十兩的棺木,很高興的付了錢,很滿意地走了出來,大笑三聲。所有人心中都狐疑著、猜忌著……。然而他卻笑而不答,這個疑問永遠只存在他心中,所有人都不了解。因為在他心中,冷冷地笑著。原有富可敵國、三餐大魚大肉的富有人家,和他身無分文、三餐不繼,但生活過得滿愜意著的農夫,三寸絲斷,雙腳一蹬,原來貧富差距只有五十兩 而已。此時他心滿意足地踏出了棺木店。」

濟佛曰:「善哉!好哉!好一個『貧富之間』寓言,人生在世萬般不帶,唯有業隨身。大道無親,唯德是輔。再富有的人。在歸空之際,什麼也帶不走。只有惡貫滿盈,何必呢? 縱使身無分文,一貧如洗,卻心性慈仁,慈孝奉行,常行善事,哪怕歸空之際,必有善神帶引至地府。」

秦廣王曰:「罪魂,汝可知罪?」

罪魂曰:「……(默默不語)。」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看他剛剛的樣子,和現在樣子,還真的有點不同,似乎一言一行,天地鑒察洞悉。」

罪魂曰:「……(放聲大哭)……原來我已經死了,……從小到大,為什麼沒有人教我,不可仗勢欺人,不可以欺上瞞下。為什麼沒有教我『俯仰無愧』的道理。讀書讓我變得更勢利,更不通人情,只為自己的目的,不擇手段。從小只要我要的,沒有得不到的,我沒體驗過什麼叫『吃苦』,我不懂什麼叫做『尊重』、『和順』。我……(又再度大哭)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天下父母心,養子不孝誰之過。過度溺愛、保護,如同溫室花朵,永遠長不大,更體驗不到『疾風知勁草』的道理。管子之道,如放風箏般。恩威並重,不管是『嚴父慈母』、『嚴母慈父』的角色。教育小孩道理,適時放長線任其遨遊,適性發展,偶而也要緊捉線索,威嚴督促。否則如斷線風箏,可會失去蹤跡,如行為失序般,為人父母者,豈可不慎?」

罪魂曰:「罪魂罪不可赦。拋下初戀女子不顧,導致一屍二命,掠奪家產後,棄雙親不顧。如今雖於洗澡之際,心肌梗塞往生,已經算是幸運了。如今,我已無話可說,任憑冥王 處置,毫無怨尤。」

蕭生曰:「今天到訪,可謂收穫良多。人一生所作所為,他日魂歸地府,絲毫不差,如實記錄。莫言天地不靈,無常到來,受苦無休。」

秦廣王曰:「本座判汝於血汙池三十載,挖心地獄三十載,之後轉輪為畜牲『雞』、『狗』十世以了前愆,汝可信服?」

罪魂曰:「信受誠服,不接受也得接受了。世人若聞此篇訓文,引以為戒,信守奉行,免入幽幽地獄,受苦無期。」

濟佛曰:「俗話說:人之將死其言也善。罪魂最後能認罪,吾佛念其參著『因果採靈遊記』一傳,將上奏天曹免去血汙池十載,秦廣王意下如何?」

秦廣王曰:「濟佛奉旨帶領正筆入三曹採集因果事例,以醒世人。又先天大道玄黃堂奉母娘懿旨,三曹普渡,大開法筵,受超拔者無數。既然濟佛開口,豈有不遵之道理?」

罪魂曰:「叩謝濟佛及秦廣王宏恩,萬分感謝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真是圓滿結局,感謝濟佛師尊巧妙安排。」

濟佛曰:「哪裡!今天著書至此了,咱們回堂吧! 」 

蕭生曰:「叩謝秦廣王慈悲,有緣再會吧!」

     (此時師徒倆人步上蓮台。) 

濟佛曰:「玄黃堂已至,老衲回天了!」

文章引用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