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二十一回 遊地府第二殿

濟公活佛降

詩云:春夏秋冬逝匆匆,繁華落盡總成空,黃粱夢醒心明悟,養性修真道果豐。

聖示:哈!哈!哈!老衲駕祥雲至玄黃堂聖殿,樂見毫光射入天際,各個賢生齊聚一堂,排班效堂,犧牲假日休閒時刻,所為何來?『養性修真』、『廣學聖賢足 跡』,值得嘉勉……徒兒啊!醒醒吧!著書去吧!

    (師徒倆人步上蓮台,蓮台徐徐往虛空飛去,……。)

蕭生曰:「徒兒叩拜恩師十叩首,恩師一席話,打醒多少夢中人。人生在世似蜉蝣,只不過數十載年華,韶光易逝,黃粱夢醒一切空,咫尺之間一世休,生不帶來,死也不帶走任何東西,爭吵、奪利所為何來?有時候夜闌人靜之際,回首過往種種,煩惱已成多餘,一切隨緣吧!對了!師父今天可是台疆選舉之日,方才開車到堂, 差點來不及,車子塞爆了高速公路,大伙可還真關心國家事。」

濟佛曰:「可不是嗎?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昔者書生讀書為貢獻所學於鄉里、國家,昔者儒家風範,今已罕見。」

蕭生曰:「今昔讀書人一比較,高低立判,希望不管誰當選,政治紛擾能停歇,人民安居樂業,才是正道。」

濟佛曰:「今天咱們師徒繼續前往地府一探究竟,採靈以列入金篇,以醒群迷!」

蕭生曰:「對啊!以前看地獄遊記的時候,總覺得有些疑惑,曾經懷疑過,心想若有機緣,可要一探究竟。事隔多年,可真的『如願以償』耶!記得上回在地府一殿『孽鏡台』前,罪魂那副囂張的模樣,殊不知起心動念皆是業。人身上有彷彿『錄影機』般的三尸神,天地有日夜遊神,記載人間善惡,傳奏三曹,天地鑒察。孽鏡台上一照,歷歷在目,絲毫不差,套句時下年輕人的話:『還真神』。莫言天不言地不語,因果善惡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。」

濟佛曰:「傻徒兒,上天本有好生德,皆視四生六道的眷屬,莫不苦口婆心,力勸揚善止惡,廣洩天堂之妙境,以收嚮往之情;廣洩地獄之景,以儆效尤。能達到三曹普渡,助母娘收圓心願。上回採訪地府一殿,今天可要繼續往地府二獄『楚江王』採靈訪談,為師先賜『定心丸』,以提防賢徒待會兒被景象嚇呆了,……」

    (蓮台停駐在地府二殿殿前,師徒倆人步下蓮台。)

楚江王曰:「小神拜見濟公活佛和真靈天尊,今逢殊緣天眷,師徒倆人奉旨前來地府二殿,小神率眾仙吏於殿外恭迎二位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,尚請赦罪才是!」

濟佛曰:「那兒話,楚江王道友,公務繁忙,特來叨擾,若有不便之處,還請見諒,……蕭生還楞在那邊幹嘛?趕快見過二殿閻王『楚江王』。」

蕭生曰:「喔!喔!被這景象震攝住了,殿外一片灰暗,暗無天日,舉目一望太多太多……罪魂跪俯在地上,殿外牆上高掛著『地獄二殿楚江王』,殿內不時傳來哀號聲,好嚇人喔!」

楚江王曰:「傳真使可別被地獄之景嚇住了,天堂地獄乃因應人心善惡所設。人心如毒蠍般,爭名奪利,不眛因果,壞事做盡,震怒天顏,故有地獄之設立,以彰顯天威,至公至正。你年輕有為,代天宣化,領旨著書,廣傳天音,以收勸化宏效。又平日於杏壇上任教,潛移默化莘莘學子之深,上天早已明鑑,地獄凶殘景象,之前或許曾見識過,則多流於紙上談兵。今日實地靈遊,或有不適,本王這裡再賜『防護罩一只』,以便待會兒去『糞尿泥地獄』時,派上用場。」

蕭生曰:「感謝冥王慈悲,世人若真的實境下來地獄一遊,我想應該不太敢再做壞了,真的是膽顫心驚,全身發麻,不忍一視。」

濟佛曰:「那請楚江王帶路,今日可要入『糞尿泥地獄』採靈,將其因果事例,化為珠璣之語,廣勸十方善信。」

    (不一會兒,楚江王及師徒二人及眾仙吏,已到『糞尿泥地獄』殿外。)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怎會有陣陣惡臭撲鼻而來?令人窒息。」

楚江王曰:「傳真使方才本王所賜『防護罩』,戴上吧!」

蕭生曰:「哇!這東西真管用,看起來像防毒面具般,隔絕了外面的味道。好多了,那師父您老人家,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呢?」

濟佛曰:「老衲乃清淨法身,不受此味道所染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眾生因我執,故執著於身口意所見、所聞的一切事物,故墜六道輪迴不休。老衲不受此影響,懂否?」

蕭生曰:「原來如此,果然大羅金仙就是不一樣,眾生受限於七情六慾桎梏,未能顯露如來本性,故生三毒,三毒侵身,心未澄。故執著於一切表象是吧!」

楚江王曰:「善哉!善哉!傳真使果然慧性不同。汝因為尚有肉身所限,來到此地,尚會有不適情形,戴上『防護罩』,隔絕了外面的味道。請師徒倆人隨吾入內殿觀察。」

蕭生曰:「遵命!有勞恩師了,……」

楚江王曰:「地府設有近百千萬個大小地獄,今日吾地獄二殿安排,『糞尿泥地獄』,供師徒倆人採證。」

蕭生曰:「徒兒一眼望去,無數大小的坑洞,方圓百里,不止近百個洞穴,洞穴內排泄物充塞,有著無數如同拇指般的蛆,咬食著無數罪魂。只見坑洞內近千位,幾近塞爆的洞穴內的罪魂,渾身臭氣沖天,緊閉雙口,只要一張口,糞、尿參雜著泥濘的排泄物,就會吃下肚裡,一條條的蛆,在洞   穴內啃食著這些罪魂的軀殼,……恐怖的景象,真的可比   擬『異形』這部電影了,不知道這些罪魂,在世之時,犯   下什麼罪惡,須受此刑罰?恭請冥王聖示才是。」

楚江王曰:「這些在地府二殿『糞尿泥地獄』裡所有罪魂,光從名稱看來,可略窺一二。所謂『糞尿泥地獄』,就是將大便、小便及泥濘掺雜,而且數之不盡的蛆,啃食著污穢的身軀,以為懲罰的地獄。」

蕭生曰:「在此汙濁的泥濘中,有著蛆不斷穿梭著。這麼大的蛆,如同餓了好久的野狼般,爭先啃食著所有罪魂的軀殼。哇,……究竟是何等的罪業,受此懲罰?」

楚江王曰:「凡在世之際,出賣靈肉,從事色情行業或仲介者,或為官不正,貪取非分之財,或從商偷斤減兩,或施工偷工減料,影響大眾安危,或為人口出『穢』言,出言不遜,常問候他人爸媽祖宗三代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在此地罪魂,在生之際,未能力行正道,天下行業何其多,卻從事色情相關者,禍人身心健康者,其業不小。世人時下流行的流通『色情照片』或『色情網站』,禍人身心者,見此良文也當小心才是。」

蕭生曰:「師父的意思是,不只是從事色情媒介的相關人員,而且包含流通,甚至以為行業,如色情A片光碟、影片,擾人意亂情迷的色情相關事項,一命嗚呼之際,必受地獄『糞尿泥地獄』之審判與刑罰是吧!」

楚江王曰:「濟公活佛所言,只不過是一個比喻而已。凡是有違身心之健全相關行業,命終之際,由地府冥王各殿審查其一生功過,再做合議判罪。不過有關從事色情相關的罪魂,多數的確在本殿受罰。」

蕭生曰:「有違身心之健全之相關行業,徒兒突然想到像大陸『黑心產品』,販賣不良產品,賺取不義之財算嗎?」

楚江王曰:「今日本王可安排二位罪魂供傳真使訪談,待本王施法調起亡魂。」

   (只見冥王口誦真言,剎那間二名罪魂由泥濘池中,應聲而起,……)

女魂甲曰:「救命喔!救命喔!小魂在世短短四十歲,從小孤苦伶仃,年幼喪父,由母親一手含莘茹苦帶大。由於母親文盲一個,所學不多,但相貌端正,氣質不凡。故從小受其影響,耳濡目染,總覺得天下男人如同烏鴉一般黑,玩弄女人感情於手掌中。只要騙騙他們的錢就好,誰叫他們『色狼』一個,好色之徒罷了。男人錢又好賺,只要我撒嬌一下,各個乖乖拿出錢來,沉溺在此行業裡達一、二十年,所騙男人不計其數,有因此事業敗落,家庭失和,妻離子散者,於四十歲因隱疾而亡。」

蕭生曰:「天啊!從你的輪廓中可以看得出來,年輕之際,想必眾多男子,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。然你卻因此以上天賦予你的美貌條件,騙取男人情感來賺錢財,還真可惜耶!從事出賣靈肉,賺取豐厚的錢財,這種錢,來得快,想必去得也快。」

濟佛曰:「此女魂,趁年輕貌美、口才佳,介入別人婚姻第三者,騙取男人錢財之後,棄之不顧,造成受害者人財兩空,家庭破碎者,達七人之多,其罪不少。歸空之際經地府一殿孽鏡台』上,對證無誤,判於『糞尿泥地獄』三十年。」

蕭生曰:「色字頭上一把刀,眾生迷戀於人生假景,沉溺於女色之中,導致家庭破碎。因此,奉勸天下男子,在酒酣耳熱之際,想想在家為你辛苦的糟糠之妻才是。而那些利用自己美色來賺錢的人,也該以此為警惕才是。」

男魂乙曰:「小魂在生之際,於菜市場魚販,終其一生殺生無數。又一時貪心,常偷斤減兩,賺取一些蠅頭小利,死後經冥王審判,須於此受刑十四年。」

楚江王曰:「此男罪魂繼承衣缽,從小跟父親捕魚為業,雖為糊口,情有可原,然於其中年之後,放棄捕魚行業,於市場承租一攤位,從事賣魚行業。因從小就捕魚,賣起魚來,駕輕就熟。但因一時貪心,常在磅秤上動手腳,減少斤兩,故吾王判其入『糞尿泥地獄』受罪十四載。」

蕭生曰:「哇!這麼嚴重啊!做生意的人為了多賺一些,減少斤兩,這種錢,恐怕用得也不會心安。」

濟佛曰:「眾生從事殺生的行業謀生,或許尚稱情有可原。昔者玄天上帝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可為典範。」

蕭生曰:「對啊!殺豬的也能上天堂,和尚尼姑也會下地獄。突然間讓徒兒又想到一個小故事了,……話說從前,有一個屠夫和尼姑是好朋友,相約每天凌晨要互叫對方,因此每天尼姑一起來念經之際,深怕屠夫睡過頭,就急忙叫著:『喂!趕快起來殺豬喔!』。有時候,尼姑睡過頭,屠夫也會趕快嚷嚷著:『尼姑啊!快起來念經吧!幫眾生消災解業吧!』數十年後,二人都往生了,結果屠夫上天堂,尼姑呢?下了地獄。或許你有點疑惑,為什麼尼姑每天誦經,為何卻下了地獄?那位屠夫整天殺生,最後卻上了天堂。因為屠夫每天叫尼姑起來念經,為眾生消業,廣積陰騭;而尼姑卻整天叫屠夫起來『殺生』,犯下了『間接殺業』。一念善上天堂,一念惡下地獄,『初發心』相當重要,許多事情不是表相看的那樣」

楚江王曰:「傳真使所言立論正確,此罪魂生性貪婪,賺取不法違心之錢。雖屬小惡,惟積沙成塔,眾生切勿因小善而不為,小惡而為之,他日惡貫滿盈之際,地府受罰。」

濟佛曰: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,積惡之家,必有災殃。今天著書時間到了,感謝楚江王安排。」

蕭生曰:「來此一遊,受益良多,感謝冥王惠允安排。」

濟佛曰:「蕭生快上蓮台吧! 」 

蕭生曰:「就此拜別楚江王恩師,後會有期吧!」

楚江王曰:「會有機會的,罪魂歸位吧!」

     (師徒倆人步上蓮台,往玄黃堂回程。) 

濟佛曰:「玄黃堂已至,蕭生魂魄歸體,老衲回天!」

文章引用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