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二十二回 造訪地府第三殿

濟公活佛登台

詩云:生如日出展生機,死如昏歿歸陰極,體證曇花短暫現,覺修凡識悟靜寂。

聖示:哈!哈!哈!久違了,諸賢生近日可好?樂見諸賢生體驗人生無常,犧牲假期,排班參著寶典,醒悟人生,如蜉蝣般不久常。把握短暫色身,積極立功、立德,在此嘉勉幾句。

(只見濟佛口誦真經,佛扇一拍,蕭生原靈應聲而起。)

濟佛曰:「傻徒兒!著書去吧!」

蕭生曰:「哇!久違了!恩師看起來更憔悴了,想必是為眾生之事所擾。眾生難渡,頑冥個性難化,恩師辛苦了!」

濟佛曰:「濟『公』,濟『公』,一切為公。六道穿梭,挽轉頹風,陰陽二利,廣渡群迷。這些日子以來,上天欲考驗諸生道心』,屢出考題,折磨諸生心性,淬煉諸生智慧,有 者心魔橫生,諸事不順;有者心如堅石,諸考不改其志;  有的稍有不順遂,即退轉道心,十分可惜哉!」

蕭生曰:「無考不成道!上天降考題,為了考驗諸生修道心性,與道程功力如何!本是無可厚非,……只是……」

濟佛曰:「只是什麼啊!直說無妨!」

蕭生曰:「恩師不畏雲路迢迢,櫛風沐雨,金指妙法,傳真天音,普渡三曹諸靈子,辛苦之至!徒兒們萬分感謝!只是咱們『玄黃堂』領三曹普渡聖命,辦理超拔天曹、人曹、地曹回天面母之事,實乃殊榮,就是因為辦理三曹『靈』  的事情,總覺得諸多師兄姐,身體比較敏感,易與靈界諸有情接觸到,或受靈訊干擾,或靈界有情,聚眾求超拔。或宿昔諸惡業傾巢而出,現前討報,造成諸多師兄姐,或身體不適,或家庭鬧意見分歧,或事業上出現諸障礙……等不適情況,叩請恩師聖示,以解諸師兄姐心中存疑。」

濟佛曰:「真金不怕火煉,人降生於娑婆,累世累劫以降,因身、口、意業,犯下諸多惡因,因緣成熟,果蒂成熟,或提前了報而已。」

蕭生曰:「徒兒愚痴,還請明示一番,因果討報有其一定法定程序。種如是因,收如是果,乃大自然不變的因果定律。所以因果討報有其時效性,嚴重性。討報過程也因此造成身、心、事業、家庭,……等不同程度的傷害。何以可以『提前了報』呢?」

濟佛曰:「蕭生先上蓮台吧!咱們師徒邊走邊聊吧!」

(只見師徒倆步上蓮台,往地府飛去。)

蕭生曰:「那還是恭請恩師聖示吧!」

濟佛曰:「大道可貴,色身難得,殊幸得此法緣,入我大道聖門,乃回天一大捷徑,既得大道,地府抽丁,天堂掛號,天律明定,『大道弟子,受考不受劫』,諸如智慧考、家庭考、事業考,……取代了原本的諸般『定業』『不定業』受劫。簡而言之,甲生命中注定年歲二十八歲,受『車關』之厄劫,不幸歸空而亡,而今生善緣引進,得入聖門皈依,聞道修行,廣積善德,濟助貧苦,得憑功註銷將顯或已顯之厄運,改以家庭考、身體考、破財考……來替代,以償還宿昔所犯諸惡業,將功補過,避免因車關劫而往生。至於求修大道者,更是如此,本是十年後討報的因果對象,藉仙佛慈悲法力『挪移撥轉』之妙法,而提前現前討報,藉著當下所行微功、微德,或立善愿,功德迴向得以償還,以便註銷因果公案。所謂暗箭難防,人心瞬息萬變,目前道心堅固,或許幾個月後,因時空主客觀因素變遷,退了道心,也不一定,屆時又苦無功德償還,又逢運勢低靡,命辰不順,一擁而至,恐怕一敗塗地,慘之又慘。所以『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』,眼前所呈諸多不順遂,所求不如願,皆乃『因果定律』中一環罷了,不經一番寒澈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懂否?」

蕭生曰:「所以眾生皆須『慎因』,是吧!在種下『因』之前,必須謹防他日因緣俱足,必受如是果。早知如此,又何必當初,趁當下為以前無明所造諸惡因,虔誠懺悔,立下善愿,功德迴向。避免一旦無常來襲,因果討報現前太急,一時無法招架,是嗎?」

濟佛曰:「善哉!善哉!因果不滅定律,因果唯有功德解,多少功果,解多少業愆,絕不能因果憑空消失,更非神棍所言,消災補運,陰陽調和,男女雙修,採陰補陽,或戴什麼法寶可避邪消災,迎福納祥,可能嗎?世人深悟之,欲求消 冤解業之前,自己就先『劫財』了錢了。何不以此功德,   贊助公益團體,或助印善書,或參與放生活動……等,有利於他人的事情來得有幫助。」

蕭生曰:「恩師所言,命中紅心。時下宗教亂象,喇嘛藉男女雙修名義,騙錢騙色的,可多的是。」

濟佛曰:「好了!今天目的地到了,先賜汝『定心丸』二粒,安定靈神,以便待會兒著書。」  

    (蓮台停駐在空中,一會兒,師徒倆人走下蓮台,只見 冥王暨諸鬼差,分侍兩旁,見師徒倆人,作揖行禮。)

冥王曰:「小神乃地府三殿冥王宋帝王,率領眾仙吏鬼差,在此恭候濟佛和傳真使到來,有失遠迎,還請見諒。」

濟佛曰:「那兒話,冥王掌管地府三殿,業務繁忙,叨擾之處,還請見諒才是。傻徒兒快見過冥王。」

蕭生曰:「喔!喔!徒兒還有點忘記了。只見陰森森的地府三殿前,一幅匾額,寫著『地府三殿宋帝王』,由外向內看,隱約之中,四處擺著有如古裝劇中各式各樣的刑具,有夾十個手指頭的刑具,有烙鐵、刀、槍、矛,還有五馬分屍台……恐怖之極!可忘記向宋帝王問候了。人間道場『正筆』在此問候恩師聖安!」

冥王曰:「客氣了!正氣凜然豪光現,筆下靈遊三界行,因果採靈入金篇,廣勸群迷心性修。你乃吾大道玄黃堂領命著書之賢才,三界明鑑,今宵不棄,來吾轄區,實已沾光不少。」

濟佛曰:「冥王客氣了!今天前來採訪地獄三殿,還請惠允安排才是。」

冥王曰:「待會兒將帶領師徒二人至『倒吊小地獄』採靈,請兩位移駕。」

蕭生曰:「遵命!」

    (瞬間,師徒倆人已至『倒吊地獄』殿前了……。)

冥王曰:「此地獄乃歸地府三殿所管轄,諸如顛倒是非,倒行逆施,犯下五逆重業,陰陽顛倒,有違倫常,忤逆雙親…命終之際,納入本殿受罰。」

蕭生曰:「不會吧!天啊!耳際傳來,哀號聲響,呼天搶地,叫天天不靈,叫地地不語的,好慘喔!」

濟佛曰:「咱們進去一探究竟吧!」

蕭生曰:「暈倒!……只能用慘不忍睹形容。只見無數支銅製尖頭銅棍,矗立在各處,舉目無法數盡其數量。每個尖頭銅棍上,倒插著一個亡魂,頭部在下,腳部在上,身上又綁著鐵鍊,深怕他們逃跑的樣子。每個人身體血流如注,五臟 外流,鮮血流滿地,儼然成『鮮血河流』,有的痛苦到雙手空中揮舞著,痛苦難耐。一旁鬼差,還發出冷冷的笑聲,…」

冥王曰:「傳真使不用擔心,在此受罰罪魂,在世期間,無惡不作,顛倒是非,好行小慧,騙財騙色,違反倫常,殺弒雙親,罪有應得。待會兒,將提調二名罪魂,參著天書,以供世人反省。」

罪魂甲曰:「小魂罪該萬死,請濟佛大慈大悲,寬赦小魂之殺親之罪吧!」

濟佛曰:「罪魂,值今良辰,得參著天書,望你老實以告,列入善刊,以流傳千古。或許尚能減輕你罪惡,否則天地不容不孝之罪,更何況爾弒親之罪,地府三殿刑罰之後,恐怕還有更多的罪要受。」

蕭生曰:「只見此罪魂血淋淋的身軀,帶著哽咽的聲音,掩面而泣。」

罪魂甲曰:「小魂陽名陳金○,花蓮人氏,從小雙親務農為生。家中排行老么,上有三個姐姐。從小父母呵護有加,自己心性未定,好玩成性,游手好閒,成日伸手向雙親要錢。一日與三五好友,在外飲酒作樂,回家向雙親再度要錢。爸 媽苦勸我,不要整天遊手好閒,不務正業,……一時惱羞  成怒,在酒精催化與朋友吆喝下,一時失手將父親打死。母親心疼兒子年幼無知,又是以後倚賴終身的對象,協議將父親私下掩埋。不料家中姐姐,見事有蹊蹺,報警才發現這驚天動地的弒親案。陽世判死刑處決,往生之後,經地府『孽鏡臺』對證無誤,受地獄三殿『倒吊地獄』二百年刑責,之後再送各殿審判受罰。小魂知錯了,請濟佛法外開恩。」

冥王曰:「光弒親之罪在地獄三殿就受罰二百年之久,又其惡口、販毒、好女色,……林林總總,你可有罪受了。」

罪魂甲曰:「阿娘喂!還這麼久。色字頭上一把刀,酒精頭上煩惱多,喝酒造下五逆之罪,我……我……無話可說…」

濟佛曰:「爾心性虛靡不實,好大喜功。從小得寵而驕,失手殺親,天地不容。今將在世所犯罪業,如實坦言,以告世人,難能可貴。今天先免你受此『倒吊地獄』之罪三次,以慰其功,待日後善書一出,廣勸眾生向善修真,再憑此功,老衲再給予安排如何?」

冥王曰:「還不叩謝濟佛,殊榮難遇,若非著書期間,將爾列入金篇,本王還不敢減輕爾之重罪。」

罪魂甲曰:「感謝濟佛及傳真使洪恩。」

蕭生曰:「來此一遊,每回總是心驚膽跳,好嚇人喔!百善孝為先,守倫常乃修道之肇基,家有二老不孝順,修道無益。」

罪魂乙曰:「小魂乃台疆基隆人氏,陽世名李權○,在世享年五十三歲,未婚,死於愛滋病。從小生長於父親打罵教育威權之下。父親從軍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不敢反抗。從小總覺得自己投錯胎,強壯體魄下,卻有顆細膩的心,喜歡女生的東西,卻壓抑自己的想法,不敢表現出來,只好藉著鍛鍊自己強健身體來掩蓋自己想做女人的心,內心充滿了矛盾,打從心裡就是喜歡男生。然而自己卻是男兒身,內心苦不堪言。於大學期間,趁就學之便,留漣於『台北新公園』(二二八公園),每夜於新公園尋歡,趁身強體健,姣好臉蛋,頗受歡迎,自己也樂此不疲。父母親每每頻催婚事,總以各種藉口逃避。於中年四十餘歲,赫然發現自己身染『愛滋病』,此二十一世紀不治之症,於五十三歲命喪黃泉。本以為男歡女愛乃天經地義的事,我們這種見不得人的戀情,玩玩而已,也不會留下後遺症,不用擔心。那知晴天霹靂,驗出『愛滋病』後,苦磨多時,命終還得地獄受苦,真是苦不堪言。」

濟佛曰:「陰陽並生,水火相濟、相生相剋,有其必然性。任何違反陰陽並生之事,顛倒陰陽,男不男,女不女之事。天地明鑑,雖時下此種情境,似乎相當風盛,望世人見此文 章,能謹守分際,以此為戒,否則日後地府受苦無期。」

蕭生曰:「這檔事更稀奇!原來男不男(娘娘腔),女不女也有罪啊!現在許多年輕人,不知道是尋求刺激,還是性別錯亂,兩個女生,手拉手,一副像情人般,時下稱為T,扮演著男生的角色,呵護著另一半。或許是沒有生育的問題,還是感情受創,轉向同性,找尋認同。或是好奇,或是……這種情況相當嚴重吔,怎辦是好?」

冥王曰:「世人於雙親受孕之際,生魂即已投入母體,故謂受孕,取其唯其『生』命之意思,故曰生魂,當時性別即已決定了。或有可能此人投胎數十次,於前一世阿賴耶識,殘存前世記憶,此世性別不同時,其『靈識』不安於此世之體,故有其若干不同性向行為出現。若為人父母發現,自己小孩常有性別錯亂,女生常好男生打扮,或男生常有女生行為出現,除有形尋求醫生治療外,無形之中或可尋求有緣仙佛,查明其前世因果,是否是靈識作弄,及早恭請仙佛安其靈神,導正偏差行為,否則日久之後,恐有一些違反正常男女之顛倒行為出現,最終以『愛滋病』收尾,可就後悔莫及了。」

蕭生曰:「原來如此,總有些人,明明就是男生,卻女人味十足,當然有可能是其家庭背景,或其他原因造成。不用說也有可能是此世是男兒身,但是前世是女兒身,靈神一直誤以為自己應該是女生,怎會投入男兒體,因此常做出一些相反的動作是吧!那就是可以及早請求仙佛聖示因果,或安撫其靈神,此世既得男兒身,當安於做男生是吧!不可造次,做出違背善良風俗的失序行為。」

濟佛曰:「果然不同凡響!沒錯!每個人投生凡塵,皆有其任務須完成。任何違反陰陽並生、陰陽調和之事,甚至性別錯亂之事,皆不可妄為。今天罪魂乙,在生之時,雖無大惡,但因違反正常男女關係,最終落得『愛滋病』染身。身瘦如柴而亡,罪有應得。今天為導正歪風,特將此台疆歪風,列入採證對象,以醒世人,望世人開悟。念汝一時迷失心性,未能早期矯正不當心性,今能老實以告,勸十方善信了悟,尋找正常男女關係,其功不啻。故今天同樣減少三次『倒吊地獄』之刑責,待日後出書之後,依其收化人心之效用,老衲再予以渡化超拔。今天著書時間已至,二魂回歸其位,感謝冥王安排。」

蕭生曰:「感謝冥王招待安排,受益良多,萬分感激,後會有期。」

冥王曰:「那來招待啊!客氣了!招待不周,尚請海涵,吾神送駕。」 

     (師徒倆人步上蓮台,往玄黃堂歸來。) 

濟佛曰:「玄黃堂已至,老衲回天!」

文章引用: 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