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果採靈遊記第四回 靈遊超拔普施法會

濟公活佛降

詩云:榮辱紛紛滿眼前,不如守份且隨緣,身貧少慮為修福,名重山坵長業冤。

又詩:淡食堪能充一飽, 錦衣那得幾千年,人生最大惟生死,白玉黃金甚枉然,農曆七月人間『平安月』,家家門前擺香案普施亡靈,道場

濟渡超拔法會,皆為亡靈施食,法濟眾靈殊勝佳機,今天咱們師徒倆再度前往法筵現場吧!   

    (此時濟佛佛扇一搧,蕭生元靈即時而出。)

蕭生曰:「叩拜恩師聖安,方才恩師聖訓,道盡了人生短暫,縱使坐擁華廈千間,睡不過八尺,即使身價百億,三餐不過斗

米,人生數十寒載,倏忽即過,昨日街頭猶走馬,今朝已成眠屍,真是今日不知明天事。」

濟佛曰:「人身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聞今已聞,此身不向今生渡,更待何時渡此身,及早向道修行,聞法了悟,清淨無為,方為修道。快上蓮台吧!今天可要趕兩場。」

    (此時師徒倆坐上蓮台,徐徐往虛空飛去。)

蕭生曰:「恩師等等嘛,讓徒兒眼觀堂中一幕,化字字文字,讓眾同修知曉今日盛會之情境。」

濟佛曰:「可以。」

    (此時蓮台停在玄黃堂上空。)

蕭生曰:「眼觀虛空中『黃綾』彩帶,籠罩本堂,只見林生胸前八卦,金光耀眼,方才受敕封為『代天巡察官』,代天宣化,靈通三界,掌傳奏章,將來上天、下地、靈濟三曹,藥施六道,有形肉體,無形靈體,皆能受益,又蒙濟佛恩師惠施靈丹,以救靈體,以救有形肉體及慧命,此一大殊榮,人間少有,又林師兄背後,似乎有隱藏一把慧劍,可除去妖氛,去魔伏邪,中天玉皇大天尊惠賜『代天巡察官』,可得口旨一道,可調兵遣將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哇!你可知道的真多。」

蕭生曰:「方才玉皇大天尊親駕本堂,賜封『證道』果位,以蒙恩師靈訓告知,又望將此盛況法景,列入金篇以去迷,醒悟人世,叩請恩師准允的不是嗎?」

濟佛曰:「善哉!善哉!世人執心甚重,因愛欲之心而入六道,因貪欲之心而入人間,因三毒熾盛而入畜道,皆得親聞,親眼觀之,始得相信,執著之心綁心、識心作遂,然天不言,地不語,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啊!若非三曹普渡佳期,那得此機緣,將此盛景一一列入聖卷,那聞得人間證道敕封呢?」

蕭生曰:「對啊!以前似乎不曾聽聞過,人還在世已蒙上天敕封『證道果位』又『代天巡察官』,往昔不是都要人命歸天之後才有嗎?」

濟佛曰:「本堂蒙上天慈賜堂號,法航開啟,渡三曹『天、地、人』,當然上天給予諸天濟人利器,以後你們等著看吧!目前天時(機)未到,老衲不便透露。」

蕭生曰:「除此之外,本堂五彩蓮台遍佈虛空,諸多同修靈光先前呈『白色靈光者』,今天似乎有道『紫光』加被耶!想必個個心生法喜,同賀林師兄蒙天恩加被,不過以後責任更大了,玄黃堂又增添一生力軍了。」

濟佛曰:「沒錯!除先行敕封外,又望林生精進修行,所謂『一日修來一日得,一日不修一日空』。」

蕭生曰:「道路漫漫,只願精進無怨無悔即可。」

濟佛曰:「走吧!去靈遊了。」

    (蓮台剎那疾飛前往今日的目的地。)

蕭生曰:「恩師啊!坐上蓮台,好不快活,一覽足下風光,方顯自己渺小,大地之寬闊耶。」

濟佛曰:「那有心情觀看紅塵一隅風光,塵世戾氣充塞,有無觀到有些地方呈現『黑氣』,漫佈在虛空中呢?

蕭生曰:「還煞有其事咧!該不是妖怪作亂啊!看我恩師的厲害。」

濟佛曰:「亂講一通!此黑氣沖天為眾生所殺動物靈,顯象在虛空中。」

蕭生曰:「了解了,還以為妖怪作亂咧,天地本有日、夜巡守官、當境土地城隍,天地眾靈官看守,那有趁機作亂?」

濟佛曰:「值人間七月超拔植福法會,諸多動物被宰殺,以敬鬼神,被殺戾氣未消,故有此景顯現。」

蕭生曰:「難怪!所顯黑氣似乎環繞在人間宮廟四周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到了!趕快下蓮台,拜見三官大帝。」

蕭生曰:「我們來到人間普施道場吔,只見眾多仙佛排班歡迎師徒倆人到來。蟻生叩拜『三官大帝』五叩首。」

濟佛曰:「打擾三官大帝濟救冥苦法會,還請海涵。」

三官大帝曰:「濟公和人間道場正筆有禮了,榮幸之至,能蒙天恩眷顧,列入聖卷,與有榮焉,那來打擾!」

濟佛曰:「今日來到貴宮,值超拔救渡亡靈暨植福點燈法會現場,還請三官大帝代為安排,以入金篇才是。」

三官大帝曰:「好說!好說!請師徒倆先入大廳,待會兒命本宮『文昌帝君』帶領正筆至法會現場。」

文昌帝君曰:「遵命。」

(此時師徒倆徐徐緩步,走入大廳。)

蕭生曰:「好大的宮堂,雕樑畫棟,紫氣騰騰,此杯『茶』……

三官大帝曰:「賢生請用吧!此『仙茗茶』可增強靈力,淨化身軀,妙不可言。」

蕭生曰:「……好清涼的味道,精神百倍,沁入心脾。」

濟佛曰:「還『貪杯』!聖務要緊,此仙茗乃上天所賜,念汝這幾回盡心盡力所賜。」

蕭生曰:「好啦!好啦!」

文昌帝君曰:「賢生隨吾而來吧!」

    (瞬間已在法會現場。)

文昌帝君曰:「蕭生可以盡述法景,以供世人參研。」

蕭生曰:「遵命!法會現場是在廟前一大寬敞大地舉行,雖是搭鐵棚,但是諸天兵將,奉命看管法會秩序,只見亡靈百位為一列,俯伏叩首,靜心凝神,恭聆法語,此時『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』從天而降,施法甘露淨灑諸亡靈靈體,剎時亡靈靈光透明清澈許多。法會分三區:

           1)超渡三世祖先。

         2)超渡冤欠、動物靈、諸靈障、地基主……

         2)有一區似乎最特別,上面掛著『靈療區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忽然間,有一亡魂,病苦哭嚎走來!恩師啊!救命啊!還有人邊走邊拿著腦袋的啊!」

文昌帝君曰:「此魂生前因駕車貪快,不幸罹難,身首分離,故現此象!」

蕭生曰:「怎麼會這樣啊!人往生時身首分離,死後靈也不得其安啊!」

文昌帝君曰:「沒錯!因諸亡靈生前執念所束,其實假體於人亡之後,應該早就不存在,那還會疼病呢?執念所生,法界自顯其念,不知萬法皆空,空無其空,虛幻不實,其實皆亡靈執念所化生。」

蕭生曰:「還是有點不懂,比方說,一位中風去世的人,往生後其靈即顯其生前中風的樣子。一位斷手的人,往生後即現其生前的樣子嗎?」

文昌帝君曰:「善哉問!放下執性,一切皆空,不生不滅,不增不減,何有病苦?再看靈療區現場……。」

蕭生曰:「只看靈療區現場,有三位恩師從天而降:一位慈濟真君(保生大帝)、一位藥師佛、一位華陀仙翁。正施妙法以為諸靈解苦,現場更擠滿不是斷手、斷腳,就是血肉模 糊的亡靈,等待三位仙佛施以妙法。不一會兒時間,本來靈體支離破碎者,從靈療區步出,個個已經回復『完整』靈體了。」

文昌帝君曰:「諸多亡靈由陽世造功人,虔心造功迴向,得此法緣蒞臨法會現場,聞梵音以開悟,得法音以離苦,得法食充實靈體,然諸多亡靈生前未得全屍,死後顯其生前樣子,故法會現場設有『靈療區』,先為亡靈藥療,救其靈體,而入法筵區聞經。」

蕭生曰:「真神奇,方才還哭嚎的亡魂,已在法筵區,聽聞經典佛 法。待會兒再施以法食,即在法會左側『法食區』。

蕭生曰:「法會分得如此詳細:『靈療區』、『法筵區』、『施食區』,眾靈受惠了」

文昌帝君曰:「上天本慈悲,三曹共渡,怎忍視諸亡魂出苦無期呢?自然法界因應眾魂之需而顯現。」

蕭生曰:「了解了,有勞恩師解析了,超拔法會殊勝無比,若非弟子親臨法會現場,還以為法會不過『敲敲打打,吃吃喝喝而已』,想不到這麼殊勝。」

文昌帝君曰:「時至了,濟公恩師在催了!」

    (瞬間,濟佛已步出『三元宮 』廟門,師徒倆再登蓮台。)

濟佛曰:「叩首謝恩吧!」

蕭生曰:「感謝三元宮 主席三官大帝及 文昌帝 君暨眾仙佛相助,拜 別了。」

濟佛曰:「賢生坐穩蓮台了,再度開往第二目的地吧!」

蕭生曰:「弟子坐穩了,啟程吧!」

    (此時蓮台開往另一方向而飛。)

蕭生曰:「恩師啊!方才法會法景一觀,真嚇人吔!」

濟佛曰:「怎麼說呢?」

蕭生曰:「人身四大假合,死後本該化為塵土,怎會生不得其所,死後又再陰間顯象呢?真苦吔!」

濟佛曰:「人生數十寒載,瞬息萬變,不知認清此假體,虛幻不實, 錯認假體為永恆,如何了解生死,達如如本來佛性。」

蕭生曰:「一切都是假,藉假修真才是,色身暫住不久,勿貪戀紅塵而無法出脫。」

濟佛曰:「也就是佛法要眾修子能放空,方能洞悉因緣變化由來,以脫凡塵,入聖境。」

蕭生曰:「那現在要往何處呢?」

濟佛曰:「瞧!不是到了嗎?快下蓮台吧!」

    (師徒再度走下蓮台,只見一位武官打扮的恩師及眾兵將,前來接駕。)

大士爺曰:「小神叩拜濟公活佛聖安!」

蕭生曰:「蟻生叩見大士爺聖安!」

濟佛曰:「免禮了,今日逢貴廟『新埔義民廟 』普施法會,將來採證以入金篇。」

大士爺曰:「榮焉之至,天恩浩蕩,吾等叩謝天恩及濟佛慈悲。」

蕭生曰:「敢問『大士爺』,此地不是『新竹新埔義民廟 』是吧!」

大士爺曰:「沒錯!」

蕭生曰:「那大家不是都叫『義民爺』嗎?何以恩師自稱『大士爺』?」

大士爺曰:「當然啦!賢生稱呼『義民爺』也可!『名相』只是稱呼罷了」

蕭生曰:「了解了!今天義民廟 可熱鬧喔!大開普渡施食,地方亡魂得蒙法食,不過,好像跟以前所看法會法景不同耶!多了些感傷!只見前方廣場『高立了三枝燈篙』,前方有『神豬』大賽,人潮擁擠,爭相觀看,又有好多供品,擺滿了整個會場,三牲也列為桌上佳餚,唯法會現場,雖有陰兵陰將維持秩序,但秩序不若前幾次看的來得整齊。請問恩師,這是什麼原因?」

濟佛曰:「民間貴為『廟』者,皆得以享受人間煙火、供養,雖列為陰廟(即未正式敕封者),但上天皆派有『證果』仙真入廟管理,以維持法界秩序,更待其功果漸增,得蒙天恩敕封,方能了脫冥籍,目前蕭生所觀『義民廟 』,乃先前祖先捍衛鄉里社稷安全而犧牲,蒙地方人士集結出資建廟,以受香祀,但『邊做邊修』已積證果資糧。」

蕭生曰:「邊做邊修啊!同時默祐鄉里安危以積功,精進修為以增道果,是吧!」

濟佛曰:「嗯!善哉!善哉!這就是為何『新埔義民廟 』為當境信仰中心,歸功於『大士爺』助祐不少。」

大士爺曰:「濟佛美言了,吾等怎堪與大羅證道金仙濟佛相比擬,吾等帶業修行,將功抵過,已是上天開恩了,只不過為鄉里盡點棉薄之力,願四境平安,作物豐盛,民樂吉祥而已。」

蕭生曰「大士爺慈悲了,講到義民廟 ,可真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弟子所服務學校,還是恩師所創立耶!全校蒙大士爺眷顧不少。」

大士爺曰:「賢生美言了,先前吾等還蒙你立願超拔,還沒感謝你!」

蕭生曰:「恩師如此,弟子還有點承擔不起,只不過在道場立願超拔義民廟 內受苦冥眾,得蒙法益而出脫,晉陞更高果位而已。」

濟佛曰:「義民廟 設主席一位,即蕭生所見大士爺(義民爺),無金身奉拜,只立一牌位,共享香祀,設陰兵陰將,三千部屬,分二十部門,護祐社稷安危,藉以行功立果,累積資糧。」

蕭生曰:「那麼,若達晉陞的功果,上天如何處理呢?」

濟佛曰:「義民廟 屬地藏古佛所屬,若達晉陞功果,可入『聚善所』潛修神佛果位,或歸入冥府仙吏,或升為城隍,或由有緣仙佛引薦至各天仙境,或再入人間廟宇蒞位仙佛,再造功果,以達晉陞。」

蕭生曰:「做人要修,做鬼做仙做佛還要修啊!」

濟佛曰:「當然,人、神晉陞管道不同,都得再精進修持,否則天福享盡,再入人道。」

蕭生曰:「知道了,不過弟子有一事還望恩師准允開示啦!」

濟佛曰:「說來聽聽。」

蕭生曰:「風靡一時的『神豬』大賽,雖為陋習,也存在社會多時,若要去除,恐非容易,弟子可好奇的是此神豬堪稱全台第一,那來的修為啊!聽說神豬吃好、睡好,還吹冷氣咧!想必讀者皆好奇,其因果事例,何不列為採證對象。」

濟佛曰:「自己好奇就說,還說讀者好奇,看為師調其元靈出來。」

    (剎那間,這頭神豬元靈應聲而出。)

豬魂曰:「這是哪裡啊?曬了一天的太陽,都死了,還得活受罪,供世人觀摩玩弄一下,……。」

濟佛曰:「罪魂!老衲今天將你列入採靈對象,以供世人警世,還不說出生前事蹟,何以入畜牲道呢?」

蕭生曰:「今逢上天三曹普渡佳期,上天著作聖卷,採靈訪證,以為修行者,去迷向道。希望汝趁此機會,道出生前所為。」

    (一位壯碩、身材高大的男魂,叩首於濟佛前……。)

豬魂曰:「草民生於嘉慶二十一年,在朝為父母官,貪圖酒色,流漣於紅樓,見一妙齡女子,因故陷入紅樓,草民將其買回納妾。但是此女子,心繫佛門,每日念經念佛功德迴向草民,故罪魂雖入畜牲道,尚得享一點清福。」

濟佛曰:「罪魂除身陷女色之外,為人父母官,魚肉人民,榨壓百姓,昏官誤判官司達百件,亡後,冥司列入罪魂,判入畜牲道百世,念其一點憫心,見一女子不忍其紅樓受苦,贖回納妾,其情可憫,可因為如此,此女一心向佛,持經念咒,功德迴向,為其減少了不少業愆。不然的話,投胎為豬那有這麼好命!」

蕭生曰:「對啊!若不是此女子,為其造功,否則下場堪憂。」

豬魂曰:「人稱活佛,你可要救救我啊!」

濟佛曰:「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自受,非上天不慈,早知如此,又何必造下無邊惡愆呢?為官者當視黎民為子女,呵護有加才是,怎可『有錢判生,無錢判死』、『貪戀女色』呢?」

蕭生曰:「世人當官者,須引以為戒啊!收人錢財貪污等昏官,別落入畜牲道時才反悔啊!」

濟佛曰:「豬魂魂魄回體。」

    (此時濟佛佛扇一搧,豬魂已回。)

蕭生曰:「今天連趕兩場法會,真見識到了,雖道場不同,萬法分殊,但理歸合一,無有分法,七月人間平安月,緬懷先人、祖先、親恩,至各道場造功立德,雖有顯密圓融法會,三元宮 超拔法會,義民廟 普施法會,其實皆是慈悲心的彰顯,為救亡魂臻善境,雖法會形式不同,其道理通,恩師您老人家可費心了。」

濟佛曰:「上蓮台,望世人勿生分別心,放下執心,去迷入悟,聞法修行,否則那天無常到來,雙腳一蹬,還不是空,還得後代費心超拔,在世明心了悟行,去執去空去相,方為修持康莊大道。」

http://本文的引用網址 :http://blog.xuite.net/sdv530328/twblog?st=c&p=1&w=4706293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azineCharity 的頭像
magazineCharity

心靈小棧(仙佛說因果)

magazineChari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